Nicely Made in China

China news on quality products, lifestyle, design and services.

DANNY FANG – 设计系精品 (香港 )

Commentaires fermés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英语, 法语

本周NMiC将带您回到拥有“设计天堂”美誉的香港。这座城市里行走着形形色色的设计师,Danny Fang便是其中之一。从他的名字你大概看不出来,他其实来自荷兰。Danny 的曾祖父是中国人,但Danny则是在阿姆斯特丹长大的。1998年,他毕业于荷兰埃茵霍温设计学院(Eindhoven Design Academy)。在著名荷兰设计师马赛尔·万德斯(Marcel Wanders)旗下工作了6年之后,2006年,他决定移居香港。他愉快的接收了 NMiC 的采访,谈起了自己心目中的好设计,珠江三角洲“用工荒”造成的影响,以及西方社会对中国的种种误解。

Danny, 是什么促使你来到香港的?

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。首先,当我从马赛尔·万德斯(Marcel Wanders)辞职之后,可以说一无所有,没钱,没人脉,也没有生意。但我很清楚,我想去一个能够让我大展拳脚并有所作为的地方。一般西方的买主都会在亚洲与一些中国工程师和设计人员合作,因此我觉得到亚洲应该能够有用武之地,创造一些更好的东西。其次,中国30%的出口都集中于珠江三角洲地区,而且这当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来自香港的企业。一想到要踏入香港的大门,从这里面分一杯羹,我就激动不已。因此,2006年我就来到香港,2007年1月开办了现在的公司。

你为什么选择成为一个设计师呢?

在这方面我父亲对我影响很大。小时候我们家不是很富裕,但是父亲十分手巧又能干,常常会改良和制作一些东西。我3岁的时候就开始给他打下手,动手组装自己的床了。这就练就了我的一双“会思考”的手。玩电脑玩累了,我就会做一些手工的东西,这比电脑科技什么的有趣10倍。同时我也坚信,了解自己想要的并努力追寻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。

你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何处?

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啊。设计一件产品之前,我会做很多很多准备:我会详细的研究这个产品,了解终端用户的情况,并考虑产品包含的意义和传达的信息等等。

你对“设计”是怎样定义的?

对我来说,设计是一种视觉语言,不仅仅包含了形状和颜色,更有着生产、流通、持久等方面的深远意义。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,但我在设计时常常希望用简约和干脆利落的方式去解决,创造一个看得见,摸得着,搞得懂的产品,不受无足轻重的细节的困扰。

你最喜欢干什么?

凡是没尝试过的我都很喜欢去试试。做出更好的产品是我最大的愿望。

你创作的时候比较偏爱用什么样的材料呢?

说实话,什么材料都在用。盖比特椅是由聚碳酸酯制成的,而渐变系列的材料则是聚乙烯纤维,这种纤维可以代替编藤。现在我正在做一些新的项目,尝试运用不同的材料。比如像一个布袋系列等等。我还打算在菲律宾用纸浆设计一个灯具系列。我刚刚为一个中国公司完成了一个钟表系列,用的是不锈钢和皮革。我还准备弄一个以珍珠为主要材料的概念设计产品。

谈谈你与合作工厂的关系吧。

我想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。西方社会对中国人有误解,认为他们不喜欢建立长期合作关系,这是大错特错的。和我合作的人能看到我的诚意,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与他们一起合作。这种观念需要大大的转化一下,而且我还寄很大希望于更进一步的培训。和我一起工作的很多人都是自学成才的,很需要后天的培训。我绝对不会单纯因为价格便宜就决定合作。如果为我工作的人对我的出价不满意,他们是不会尊重和认真对待我的产品的。另外,我还会根据工厂对待其员工的态度来决定是否与其合作。举个例子,广州附近有一个工厂, 去年春节过后,它的200名员工全部返工了。而当时全国的最好平均返工率也不过70%。这个工厂大多数都是农民工,所以厂领导就在厂房空地上开辟了一块农场,放养一些牛和鸡,让员工自己来管理。

听起来很不错呢。能不能多谈谈珠江三角洲地区的“用工荒”?

现在,这边急缺约200万名员工,工资也有所增长。一个工厂唯一的生存之道,就是提供比原来附加值更高的产品。

你的客户群都有哪些?

我有一个设计咨询公司,专门为那些自己不生产的品牌和制造商们服务。我公司的任务是通过设计,将奇思妙想带给千篇一律的制造工业。

访问公司网站: http://dannyfang.com/

Comments are closed.